笔趣阁 > 大宋杨门 > 44、血杀堂

这么有意思的上司,才叫做上司嘛!

杨宗煜认真的说道:“韩大人,我杨宗煜不是来镀金的,这个还请你放心!”

韩林淡淡的回应道:“希望如你所言吧!”

说罢,韩林走到那边的桌子前,放下了手中宝剑,拿起一套官服,和一块令牌。又走到了杨宗煜的身前,把那些东西递给杨宗煜道:“你的令牌和官服,拿去换上吧!等换上了,又来找我。”

“是!”

杨宗煜应了一声,接过了那套官服还有令牌。

随后,杨宗煜又去单独的一个房间,把这套代表着身份和地位的官服换上了,又配上了那块令牌。他才回到了韩林的房间。

俗话说,人靠衣装马靠鞍,杨宗煜换上这一套衣服,还真有那么点意思。

韩林打量了杨宗煜几眼,道:“不错,不错!”

杨宗煜抱拳道:“多谢!”

韩林又道:“废话我就不多说了,八贤王举荐你来大理寺的任务和原因,八贤王已经跟我说了。”

听见韩林的话,杨宗煜直接问道:“韩大人,那你们从那几个刺客身上发现了什么没有?”

韩林看着杨宗煜道:“我先带你去停尸房看看,再说吧!”

杨宗煜点了点头道:“韩大人,请吧!”

韩林走在前面,带着杨宗煜直接离开了。

杨宗煜跟在韩林的身后,朝大理寺深处而去。

大理寺深处,那里是大理寺专门关押重刑犯的地方。同时,也有一个属于大理寺的停尸房。

像这种地方,布满了阴森和恐怖。走在其间,感觉空气都是寒冷的。

杨宗煜和韩林来到停尸房,这里只有两个人看守这里。其中一人,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,他的头发都有些花白了。而另一人,确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。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理作用,杨宗煜总感觉这两人的脸色没有什么血色。

那两人看见韩林来了,连忙上前行礼道:“韩大人!”

“嗯!”

韩林应了一声道:“冷老,有发现什么吗?”

冷老看了看韩林道:“韩大人,请随我来吧!”

杨宗煜和韩林跟着冷老和那个年轻人,来到了停尸房的几具尸体前面。

冷老揭开了其中一具尸体盖着的白布,杨宗煜仔细一看,这人大约三十多岁,眼睛睁得大大的,显然是有些死不瞑目。

冷老看了看那具尸体,对杨宗煜和韩林道:“这人,就是刺杀永宁郡主那为首之人。”

杨宗煜把目光放在了这具尸体肚子上的伤口处,说道:“没错,是他,他身上那道伤口就是我用刀给刺的。”

听见杨宗煜这句话,那冷老多看了杨宗煜一眼道:“此人的致命伤的确就是这道伤口。”

说罢,冷老又把那具尸体的脑袋歪在了一旁,露出了这具尸体的后脖劲,那后脖劲上,纹着一个蝙蝠图案的纹身。

看见那个纹身,韩林确是脸色一变,道:“这是血杀堂的标志,此人是血杀堂的人?”

冷老直言道:“对,此人正是血杀堂的金牌杀手凌锦。”

听见冷老和韩林的对话,杨宗煜有些懵逼的问道:“韩大人,你们说的这个血杀堂,是什么组织?”

韩林看了看杨宗煜道:“血杀堂,其实就是一个杀手组织,专门接暗杀的任务。血杀堂里面的那些杀手,残忍凶狠,出任务一向都不留活口。”

“杀手组织吗?”

杨宗煜看向冷老和韩林道:“你们知道这个杀手组织在哪吗?我想去会会他们。”

一句话,把冷老和韩林他们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。

“嘿嘿!”

冷老冷笑了几声道:“这位小兄弟,血杀堂,可不是那么好进的。我们大理寺调查了他们多年,到现在只知道他们在汴京的一个小分部,至于他们的总部在哪里?都还不知道。而且血杀堂里面,那都是一些恶名远扬的杀手,你还想会会他们,你是嫌自己活腻了吗?”

杨宗煜正色道:“冷老,如果不从血杀堂查起,那该怎么查?目前,此案唯一的线索,也就只剩下这个了吧!”

“这……!”

冷老闭上了嘴巴,道:“当我没说,小兄弟,血杀堂,可不是一个普通的杀手组织,如果你真要查,那祝你好运。”

杨宗煜正色道:“查,必须查!”

说罢,杨宗煜看向一旁这时一言不发的大理寺卿韩林道:“韩大人,我想知道这个血杀堂凌锦的所有卷宗,可以吗?”

韩林开口道:“没有问题,毕竟你是八贤王亲点之人,你想要什么,我们都配合你。”

杨宗煜道:“那请吧!”

韩林转身赶紧转身离开了这个停尸房,这里阴森恐怖,也是他最不想来的地方。

杨宗煜跟着韩林离开了,又朝大理寺存放卷宗的卷宗室而去。

这卷宗室,可就不像那停尸房了。这里,就像是一个图书馆,到处都放满了卷宗和书籍。

韩林和杨宗煜来到这卷宗室,表明了来意,负责管理卷宗的官员赶紧去取卷宗去了。

那位官员取来卷宗,交到了杨宗煜的手上,杨宗煜在那翻看了起来。

“凌锦,三十六岁,使得一手杀人的好剑法,出师不详,据说居住在汴京城外刘家村,血杀堂金牌杀手。犯案三十起,从未失手……。”

看完了凌锦的卷宗,杨宗煜并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信息。

杨宗煜喃喃道:“看来,只有从血杀堂那里深入调查了!”

打定了主意,杨宗煜看向韩林道:“韩大人,不知道这血杀堂汴京分部在哪?”

韩林看了看杨宗煜,郑重其事的说道:“这血杀堂,可不是什么好地方,你真要去?”

杨宗煜道:“去,怎么不去?”

韩林犹豫了片刻,才说道:“汴京,曲院街,明月楼。”

杨宗煜抱拳道:“多谢韩大人指点!”

韩林直言道:“不必跟我客气,杨公子,我派几个人跟你一起去吧!”

杨宗煜拒绝了道:“韩大人,不用了,人多了反而容易暴露,我去看看就好,我会量力而行的。”

韩林道:“好,去吧!有需要的地方,一定要告诉我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杨宗煜应了一声,转身离开了卷宗室。

韩林看着杨宗煜离去的背影,嘴角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道:“年轻人就是有干劲,血杀堂,可不是一般的地方,祝你好运了!我是老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