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大宋杨门 > 33、都说杨宗煜很狂,可是这也太狂了吧!

就在王平心情郁闷的时候,赵雨落环视着众人,自信满满的把自己所写的作品给拿了出来。

“小月玲珑早。久扶栏,何人相隔,三千尺沼。堪破原来天真罢,痛久渐成浅笑。从此数,生涯渺渺。纵有芳华谁识我,似浮埃,惯做低眉了。欲说与,偏潦草。”

赵雨落的声音本来就好听,她带着唱腔,把她所写的这首词唱出来。那优美的声音,一下子抓住了所有人的耳朵。

杨宗煜更是端起一杯酒,走到了围栏处,看着对面的赵雨落,在那默默的听着。

三楼上的柳如烟,一双美目看着赵雨落,喃喃自语道:“想不到这永宁郡主居然有这么一副好嗓子,居然能和我相比,只是可惜可惜了。”

从柳如烟的话语中,她竟是认识赵雨落。

其他人也在那认真的听着赵雨落吟唱她的那首词曲,并没有谁去打扰。就连柳永都在那连连点头称赞。

“他年或有衔枝鸟,这痴肠,这些深念,终无能考。原谅桥头无红药,留个相思寄晓。寄来世,相知可好?莫似今生分两处,守天河,守到天河老。剩玉珏,空相照。”

赵雨落吟唱完自己所写的这首词,寇婉儿也从包间里走了出来,率先拍起了手来。

啪啪啪啪~!

有了寇婉儿第一个拍掌,她们对面的杨宗煜也鼓起掌来。

杨宗煜这一鼓掌,却把众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。

可能没几个人认识赵雨落和寇婉儿,但是绝大多数人都是认识王平的。

这王平在汴京名声特别大,敢招惹他的没几个。此刻,居然还有人敢给王平的竞争对手鼓掌,有些人都有些好奇。

但是,当一部分认识杨宗煜的人看见是杨宗煜的时候,他们就收起了好奇的目光。

“原来是杨家纨绔,我就说他怎么胆子那么大嘛!”

“谁?杨家纨绔?谁啊!”

“咱们汴京最喜欢的天波府杨家的杨宗煜啊!”

“哦,原来如此……。”

“……。”

杨宗煜的名字一出,顿时又把众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。

在开场的时候,经过柳永之口,杨宗煜可是无形之中装了一波逼。

三楼上的柳如烟,有些好奇的看着杨宗煜,嘴角一翘,喃喃道:“天波府,杨家,杨宗煜,《缘分一道桥》?呵呵……。”

那赵雨落显然也是听说过杨宗煜的,听见别人说出他的名字,她却眉头一皱。

赵雨落没想到这杨宗煜居然会站出来为自己鼓掌,赵雨落又多看了他一眼。

下方的柳永,也是饶有兴趣的看着杨宗煜。

不过,那王平看见杨宗煜站出来的时候,他可就不爽了。

王平冷冷的看着杨宗煜道:“怎么哪里都有你。”

杨宗煜淡淡的说道:“我觉得对面那位公子的词作可比你写的那首垃圾诗好太多了。”

“你——!”

王平知道了赵雨落的身份,他不可能再去引起赵雨落的不快。他不爽归不爽,但不是沙比!

王平心念一转,反过来说道:“我的诗词确实比不上这位公子,而且还差了不止一点半点。那么,杨宗煜,你敢把你的作品拿出来,和这位公子一较高下呢?”

杨宗煜听见王平这句话,心中有些暗自奇怪。平时一向喜欢自夸的王平,今天怎么突然认怂了?

杨宗煜耸了耸肩道:“我可没兴趣和你们比这些,你们爱怎么比那是你的事情。”

“切!”

王平鄙视的冷笑了一声道:“既然没兴趣比这些,那你来这怡香阁七巧文会干什么?来搞笑的吗?哈哈哈哈……。”

王平笑得张狂,笑得特别大声,听得杨宗煜眉头紧锁。

而其他人则一副看戏模样看着杨宗煜,都想看杨宗煜怎么收场。

对面的赵雨落也是兴致勃勃的看着杨宗煜,她贵为郡主,自然也是听过杨宗煜之名的。

不过赵雨落了解的杨宗煜,那就是一个背靠杨家,不学无术的纨绔公子。

寇婉儿同样很有兴趣的看着杨宗煜,笑眯眯的对赵雨落道:“雨落,你说今天这杨宗煜会不会认怂啊?”

赵雨落道:“这我可就不知道了。哎!不过说起来,天波杨家一门忠烈,个个都是真汉子,怎么就出了一个杨宗煜这样的人呢?”

寇婉儿点点头道:“是啊,雨落,咱们就好好看戏吧!嘻嘻~!”

“嗯。”

如果可以,杨宗煜真想一刀子把王平给捅了,免得处处和自己作对,真烦人。

杨宗煜紧握拳头,想要开口说话。那王平是得理不饶人,马上又道:“杨宗煜,你还真是给你们天波杨府丢脸啊!还是你在国子监的书白读了?让你做首词,你就怕了。”

“淦!”

杨宗煜直接爆了一句粗口。

一个字,却让整个怡香阁里面一下子安静了。

只怕众人不敢相信,这杨宗煜居然如此粗鲁,直接骂人了。

那王平自己也没有想到,他的脸色一下子黑了下来。

三楼上的柳如烟看着那王平,却是笑道:“有意思,这杨宗煜还挺有意思的。”

杨宗煜骂了那一句以后,冷冷的看着王平道:“王平啊王平,你怎么就那么喜欢被打脸呢?怎么就那么贱呢?”

王平不悦的道:“杨宗煜,你什么意思?”

杨宗煜淡淡的说道:“我只怕我一会儿拿出我的作品来,吓到这里的所有人,从此以后再也没人敢写七夕词,你居然一而再,再而三的激怒我。”

“噗~!”

怡香阁内,有些人刚刚喝进口的酒一下子喷了出来。

都说杨宗煜很狂,可是这也太狂了吧!

王平黑着脸道:“那你倒是拿出你的作品来啊!就知道在那里瞎说。”

杨宗煜浅浅一笑道:“王平,既然你的脸蛋很痒,想被打打,那好吧!恭敬不如从命。”

“你他娘的!”

王平气得快要吐血了。

赵雨落和寇婉儿看了看那王平,都在那偷笑不已。

这王平简直就是遇见了他一辈子的克星,被压得死死的。

其实,在场的一部分人,还是有些期待那么狂的杨宗煜能够拿出什么样的作品来!